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四五章

作品:妖行志|作者:鹿晴歌|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13 00:17:27|下载:妖行志TXT下载
  葛天豪忆起往昔,师父唯独对自己冷眼以待的场景蓦地在脑海中一一浮现,两相对比,思潮起伏,一腔的委屈孤愤,不禁由怨生恨。

  臂弯中人儿劝道:“怪我多嘴,师哥勿再去想那些个不开心的事了。你师父不能慧眼识人,不代表人人都一样。依我看来,师哥头角峥嵘,无论文才武功,皆要胜过那陈风百倍千倍,只是隐而不发,时机未到,将来的成就定然远在他之上!”

  葛天豪感动不已,真情流露,道:“这世上,也只有敏妹你待我最好了。我倘若负你,必遭天诛地灭,神鬼共殛,万箭穿身,不得好……”

  他戟指起誓,话说一半,却是被那敏仪师妹用纤纤素手封住了口,只听她脉脉含情道:“不要往下说那个字,不吉利,我一直都相信你。”

  葛天豪发过牢骚,胸中多年积郁一扫而空,此时愈加感动,搂紧了爱侣,情话绵绵,细诉相思之苦,肌肤相贴,只觉别无所求,心头畅美难言。

  两个小男女的毕生夙愿,仿佛就是期盼着如眼下这般,厮守终生,片刻也不再分离了。

  怎奈人世之间金风玉露,好景难长。

  过不多时,葛天豪忽然一叹,怀中女子问起来,他忧心忡忡地答道:“那人是道心别院的心腹弟子,颇受器重,又听说醉心于修炼,鲜少下山走动,只恐怕没什么机会下手……”

  那敏仪师妹微微一笑,抚平男子皱紧的眉宇,凑耳过去,“我算过日子,在成婚大限前几月,正巧是凌霜谷开谷之期,按照约定,届时包含我门以及道心别院在内,魏国的各大修仙门派都会出动年青一辈的弟子前去争夺灵物资源,长老一概不予干涉。我曾听闻,那凌霜谷有股奇异之力笼罩,外面的人无法用神识窥探,这便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了,只要赶在那结束之前,在谷中找个隐蔽之地将其暗杀……”

  “那就神不知鬼不觉,到那个时候,他无法如期返回,是生是死,怎么也牵连不到我们的头上来。果然,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们。”

  葛天豪合掌大笑,脸上阴狠之色一现,傲然道:“即使他真如同外界传闻的那样,将基础仙法修炼到了第七层的境界,想必也是虚高,多半是占了三流功法的便宜。那种简单易炼的大路货色,又怎能和我神木玄门正宗的不老长春诀相媲美?”

  “退一万步来讲,我二人心意相通,纵使单对单,一人敌他不过,合我二人之力围攻,他只有死路一条!”

  女子叹了口气,低低说道:“但愿如此。为确保万无一失,师哥和我还需勤加炼功,争取修为在此之前更进一步。我师尊也常以此鞭策我们,还说她这次去道心别院贺寿,所见的这代弟子个个仙法造诣均要高过我们水月峰一筹,不容小觑,下令让我们闭死关,若非天大的要紧事,禁止外出。不比从前,咱们今后私下见面的次数越少越好。”

  葛天豪却不以为然,嬉皮笑脸,说道:“这水月首座未免太过小题大做了,可我一日不见你,就想你得吃也吃不下、睡不睡不香怎么办?于我而言,我想见你,便是天底下第一大要紧事。”

  “你就会甜言蜜语,哄我开心。”那女子嗔怪不依,但心下却欢喜无限,神情间十分受用。

  “你还说,不知道是谁第一次见我那李沐婵师妹,不争气地眼睛都快看直了,某人方才还敢当我面提!”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妙目圆瞪,一记粉拳砸在葛天豪胸口,却并没用上几分力气。

  葛天豪讪讪一笑,道:“我这不是没见过青鸾神鸟这等灵禽吗,好奇之余,难免多看几眼。再说了,李师妹乃是神仙人物,我怎敢有亵渎之心?”

  那敏仪师妹佯装生气,背过身去,哼道:“她是天仙化人,我可不就是地上的野草野花了,不值一哂,那这些话你去跟她说好了。”

  葛天豪脸也不红,觍着脸道:“嘿嘿,你是鲜花,所以插在我这坨臭牛粪上,正是绝配,此乃天作之合!”

  那女子轻啐道:“呸!哪有人把自己比作牛粪的,那这样我成什么了,我看你这是变着法骂我水性杨花。”说着格格娇笑起来,声音甜腻得化不开,忽听她鼻中嘤咛几声,“唔,你……你不老实。”

  “多日未见,敏妹你又清减了几分。”

  “贫嘴,不才四五天没见。”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好妹妹,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就依了我吧……”

  显然是蜜里调油之际,那葛天豪心猿意马,做出了亲热举动,那女子欲拒还迎,再紧接着便是一阵耳鬓厮磨、唇舌纠缠之音,场面霎时之间旖旎万分。

  奚羽暗暗叫苦,他所躲的位置距离溪边仅有五六丈远,便是无心干这偷听人墙角的缺德事,奈不住两人就杵在风口,话音被清风捎过来,犹在耳畔,他从头到尾是听了个一字不落。

  这方幽僻小谷,他本来当成是自个儿的私有地盘,却没想到竟然是人家幽会的场所,早来过不止一两次。依照先来后到的规矩,他也是理亏的一方,总不好跳出来恶声恶气地赶原主走。

  当中二人屡屡提及的“道心别院”,他倒是不陌生,贺寿之事于小八和他聊过一嘴。

  黄枫崖上,瘦猴老者开坛布道时,搜奇猎怪之事讲得最多,其中有几则颇具香艳色彩,譬如妖物显化作美女,亦能与书生苟合,魏国修真界不乏这样的先例。

  此类故事,理所当然,受到年轻男弟子的十分欢迎,女性弟子暗中春心萌动的,也大有人在。

  末了,猴脸老者对此做出的点评颇为惊世骇俗,原话曾道:“固然人妖有别,刨去偏见不谈,毕竟也算是天地共育,如能喜结道侣,阴阳相济,互补有无,日后同参大道,也不失为一桩佳话。”

  神木门的态度却不然,远没有这样开明,合籍双修绝非儿戏,虽不像红尘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般繁琐,但也必须得到师长的首肯,一向讲究择个吉时吉刻,顺应天地阴阳交汇平衡之理结合,方可登对成连理。

  门规中有一条便是由此而来,严禁同门男女弟子产生私情,轻则闭关思过,斩断情丝,严重者废黜修为,贬逐出师门。

  所以奚羽不巧撞破了这段见不得光的奸情,心里自然是大呼倒霉,但毕竟事不关己,他只是想遍了法子脱身。

  后来又听到女方背有婚约在身,对象更是道心别院的高徒,这位‘敏仪师妹’看似文文弱弱,却用心歹毒,话里话外一再煽动,要伙同那葛天豪谋害亲夫,计划都拟定出了,不由心头一凛。

  他暗暗思忖,这两人要结为夫妇,大不了一起背师出逃不就是了,跑到天涯海角,做一对亡命鸳鸯,传扬出去岂非还挺凄美。也没谁碍着你们,怎么偏偏要搭伙杀个人才快活?

  所谓姻缘天注定,半点不由己,既然如此,何必强求。杀人偿命,报应不爽,就怕往后真遂了你们的愿,也难以美满收场。

  这二人心肠如此险恶,单凭自己区区一个记名的外院弟子,若给发觉,绝不会手软,必定惨遭灭口,不作他想。一念至此,奚羽当下放缓鼻息,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