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31章:踢馆的吧?

作品:当医生开了外挂|作者:手握寸关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5 00:17:11|下载:当医生开了外挂TXT下载
  这个时候,乡村医生小姑娘拿着血压计和听诊器跑来,秦悦一量血压,松了口气,说道:“120/70mmHg!血压平稳。”

  而陈沧把听诊器在肚子听了一下,肠鸣音消失,肠道肯定是有损伤了,唯一不确定的就是肝脏,但是现在看不见摸不着,一切只能等待救援!

  好在生命体征还算平稳。

  等待120吧!

  这个过程,漫长而焦急。

  老贺的妻子在一旁揪心的看着,拿着电话给远在北京的孩子打电话,声音有些哽咽。

  陈沧看着患者情况还算稳定,干脆说道:“开车送到市里面医院去吧,不用等120了,来来回回,耽搁时间。”

  陈沧也是慎重考虑过了,老贺现在生命体征平稳,目前没有太大的损伤,急救车从市里面开出来,再回去,无非是浪费时间呢。

  现在陈沧也能保证患者的现在的体征,还不至于危及生命。

  在能保证患者的前提下,尽早送到医院是最好的选择,不要把急救车看的那么神奇,特别是这种外伤患者。

  陈大海一听,连忙回家把家里的面包车开了出来。

  这是陈大海平时进货购买食材的车子。

  而陈沧组织人又搬来一个门板,四五个人小心翼翼的把男子抬上去,然后把面包车的后座给放到了,一行人把老何抬了进来。

  陈沧和秦悦带着老何妻子一同朝着医院驶去。

  一路上,老贺的妻子不停的在和老贺说话,生怕他睡着。

  而老贺龇牙咧嘴疼的在哎呦呦的直叫。

  老陈开车很稳,秦悦每过五分钟给测量一次血压,生怕出问题。

  血压目前还稳定在100以上,陈沧不至于太过担心……

  但是真要等120急救车去了,指不定多会儿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花了40分钟左右的时间,车子停在了晋阳市人民医院急诊科门口。

  陈沧和老陈还有跟车的老杨一起小心翼翼的把患者直接抬进了急诊科。

  “腹部外伤,拉床。”陈沧进了急诊以后习惯性的对着护士站说道。

  一旁的小护士瞪大眼睛,满脸诧异。

  不过好在一旁的医生反应快,连忙说道:“愣着干啥,快去推床!”

  沈修远连忙上前检查患者:“怎么回事?”

  陈沧:“贺永刚,男,62岁,已婚,农民,一个小时前从山上滑落,腹部刺伤,现在留存异物在腹内,先症见:右上腹持续性疼痛一小时……意识清楚,言语清晰,查体合作,右上腹可见直径为4cm的不规则伤口,深达腹腔,大网膜外露,全腹压痛伴反跳痛,血压100/60mmHg,肠鸣音消失,怀疑有肝脏的破损,尚未发现大出血迹象……既往史:高血压13年,口服……”

  陈沧早已跟家属问清了患者的情况,熟练的症状表述直接把沈修远给说傻眼了。

  这尼玛……好专业啊!

  似乎……比自己还要专业……

  就连一旁的急诊护士也看呆了。

  这来了个猛人,是来踢馆的吗?

  很明显,不是!

  车子推了出来以后,众人把老贺抬上去,陈沧看着沈修远:“大夫,辛苦了!”

  沈修远稍微愣了愣:“不辛苦不辛苦!”

  沈修远对着一旁的护士说道:“吸氧!上监护”

  “准备静脉穿刺建立通道,抽血行血型鉴定,交叉配血;”

  ……

  沈修远的一系列操作还算有板有眼,陈沧松了口气。

  他不会傻乎乎的去干涉别人的治疗,更不会贸然说自己怎么怎么的。

  毕竟现在他的身份是患者家属。

  刚才的他是在交代病情,尽快的让抢救大夫对患者有初步的了解。

  此时,抢救室内,沈修远看着患者的生命体征,以及一系列的情况,回想起刚才那个年轻人的话,有些傻眼了!

  因为从头到尾,完全对得上号,而且对方的表述甚至比起自己还要专业认真可靠。

  一旁的小护士小声说道:“沈大夫,那……刚才那个帅哥应该是个大夫吧!?”

  沈修远把患者衣服剪开,检查的伤口,边点了点头:“应该是!”

  小护士松了口气:“可是……刚才的那一番话太有气势了,吓了我一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主任来了呢!”

  沈修远一愣,还别说,真的有点像!

  陈沧长期在急诊,经常面对各种特发情况,有时候说话下医嘱十分果断利落,有种毋庸置疑的味道,所以让小护士有些失神。

  外面陈沧带着老贺的妻子办完手续,然后就是耐心而又焦急的等待。

  看着有些情绪紧张甚至崩溃的她,陈沧忍不住开始安慰。

  第一次以家属的身份坐在这里,陈沧说实话,还真的没有安全感!

  要不然患者家属都着急呢?

  不过,家属紧张的是担心患者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而陈沧现在想的是:现在应该尽快完善相关检查,放置胃管,接吸引器进行胃肠减压……使用有效的抗菌素,开放性腹部外伤者,应注射破伤风抗毒素……

  然后尽快开展相关的剖腹探查工作!

  毕竟,里面有不稳定的木棍还插在肚子里呢!

  一切都是不稳定的因素啊!

  ……

  这感觉就跟一位老司机坐在车子的副驾驶上,看别人开车一样。

  总觉得没有安全感,恨不得立马换位置,拿下方向盘的绝对控制权……

  想到这里,陈沧赶紧摇了摇头,作为患者,还是要信任大夫的。

  沈修远准备工作之后,也立马把患者送往了手术室,准备进行剖腹取出异物的工作。

  只是,当他剖腹之后,发现刺入腹腔的木叉子并非一根简单的木棍,还有分叉的小细树枝,已经刺入了肝脏之内!

  木叉子的尖端已经深深的刺入肠道之中,一个巨大的瘘口出现。

  另外一边的肝脏,却是最危险的部位,一个细细的木头尖尖分叉,在近肝静脉里面,不断地有血液渗出。

  沈修远脸色一变,转身对着护士说道:“给主任打电话,让他立马来急诊!”

  “另外,准备病危通知书,让家属签字。”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沈修远可以应付的了得了!

  还好对方送来及时,要不然,问题可就大了,看着不断渗血的近肝静脉,沈修远背后全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