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85 无尽的沙丘

作品:乔先生的黑月光|作者:姒锦|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1 00:47:13|下载:乔先生的黑月光TXT下载
  天狗速度很快。

  呜的一声,汽车转瞬到了面前。

  一侧车门无声打开,却在经过他们身边的土坑时被风一吹,砰地一声重重关上。这一冲一退,乔东阳刚刚直起的身子被迫压了回去,落在池月的身上。

  沙尘扑面而来,糊了他们一脸。

  乔东阳气得低骂一声,搂住池月撑在土坑里,继续趴窝,目光炯炯望向偷袭者的方向。

  对方很聪明,没有露面,不知道藏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准备下一次偷袭。

  “乔大人!你们为什么没上来?”天狗把车开出去了,发现他俩没上车,又慢慢把车倒回来。

  “乔大人!你在哪里?”

  “姐姐,你在哪里?”

  “快上车啊,有坏人!”

  乔东阳:“……”

  池月:“……”

  他们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机会。

  现在对方有了防备,不会有刚才那种机会逃离视线了。

  “乔大人?姐姐!”天狗还在叫。

  每一次出声,就让人心里惊悚!

  池月清楚地听到车门被子弹击中的声音,震得头皮发麻。而天狗的车灯扩大了可视范围,她和乔东阳几乎整个暴露在灯光里,危险增加——

  “……”

  天狗没有“战斗经验”,并不能很好的应对各种场景,尤其是和人类玩心眼这种活动,它就太菜了。

  池月心里突然发凉,“乔东阳,我去引开他,你先上车,然后来接应我!”

  “你闭嘴!”乔东阳哪里肯让池月冒险,他把她的头死死摁在怀里,“我会想办法,你给我好好趴着。”

  “我……乔东阳,我不怕死。”池月额头被摩擦得发烫,一股热血冲入脑间,说话速度极快,“人生自古谁无死,你死不如我死,我死不如让他去死——月亮坞更需要你,何况我从小就在沙漠里撒丫子跑大的,他子弹说不定都追不上我——”

  池月浑身都激荡着为了大义壮烈牺牲的豪情,说得慷慨激昂——

  可乔东阳一个巴掌落在她后背,就把她的话打回去了。

  “你给我乖乖闭嘴,嗯?你男人还没死呢,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去送死?”

  池月:“这不是送死,是策略!”

  乔东阳瞪她一眼,背靠土坑,对着黑暗里的风声厉吼,“你这么牛逼还藏什么藏?有本事开枪,没本事出来露个脸?来啊!走过来,我乔东阳就在这儿等着你!”

  旷野只有风声回应他。

  冷寂里,四周静悄悄的,就像没有人。

  这时,天狗再一次驾驶着汽车行驶过来。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它学聪明了,一直等到汽车行至他们身边,这才再次打开车门——

  “乔大人!我又来救你了。快上车!”

  尼玛!

  别吼啊!

  傻狗!

  乔东阳拉了池月一把,猛地将她扯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她,双臂往前一送,飞快地把她推入洞开的车厢。

  池月整个儿趴了上去,撞得肋骨生痛,身体僵硬一秒,发现背后车门已经关闭,她一怔,猛地转头。

  “乔东阳——”

  乔东阳没有上来。

  车外又传来“砰砰”的枪声,比刚才更近,比刚才更激烈,她的吼声混在枪声里,听上去格外凄厉。

  “乔大人慢了一步!”天狗说:“姐姐,你坐好了,我马上又要去救乔大人了。”

  池月:“……”

  她发现天狗把这个当成了游戏,完全是用一种玩乐的状态在操作。

  而乔东阳——

  池月看到他再度趴回那个土坑里……

  形势危急,池月命令自己镇定下来,借着车灯观察四周的地形。然后她发现,除了左边那一片山坡有几块巨石,四野里并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她猜测,偷袭者就躲在山坡的某块石头后面。

  池月精神一振:“天狗!从乔大人的左边绕过去,用汽车挡住土坑,掩护乔大人先上车。”

  天狗:“好的。”

  小伙计速度很快,轰鸣声里,车身再次后退,紧接一个大转弯,换了个方向就往土坑的左侧开过去。这辆越野车底盘高,行驶这样的路毫无压力——嘎——吱——

  这时,两道刺耳的摩擦声响起——

  不是他们的车。

  池月转头,往声源处看去。

  公路上又有一辆汽车疾驰而来。

  池月怔了怔,定睛一看,心弦松开。

  “权队!!”

  权少腾来得好快!

  那辆汽车几乎刹那就到了面前。

  “狗子,你死了没有?”权少腾全副武装,手上握着微冲,半个身子挂在车窗外,脑袋上的钢盔在车灯下泛着冷酷的光芒。

  这一刻的他,帅气逼人。

  池月甚至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兴奋。

  ……就好像他极度渴望这样的惊险和刺激。

  如狼饮血!

  乔东阳没有冒头,呸了一声,吐出嘴里的沙尘,“……你要的养鸡人来了,还不赶紧去抓!”

  “哈哈哈!你果然还活着。”

  “……你是盼着我死咋的?”

  权少腾爽朗一笑,车未停稳,就跃了出来,就地一滚,准确的落在乔东阳的身边,将微型冲锋枪架在土坑边,歪头眯眼,借着夜视仪察看地形,声音难掩的愉悦,“有意思!逮大老虎比抓小毛贼有意思多了。”

  乔东阳:“……”

  从没见过有人抓贼会这么兴奋的。

  权少腾天生属战斗的,他的热血从红刺到重案的调动中,已经许久不曾燃烧,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出来吧!别藏了!”权少腾对着黑暗喊道:“老子玩枪的时候,你丫还在穿开裆裤呢。举起手慢慢走出来,不然,我就开枪了。”

  没有人回答。

  黑暗里静悄悄的。

  “再警告一次。我数到三。你不出来,我就过来了。到时候,子弹不长眼……”权少腾说这话的时候,人已经慢慢爬出了土坑,一步一步往左边的沙坡巨石走过去。

  “三!”

  “二!”

  天狗趁机把车开过去。

  池月把乔东阳拽上车,长长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吧?”

  乔东阳没有回答,双眼盯住沙坡巨石和往那边移动的权少腾,“天狗,加大油门,冲过去掩护权队!顺便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暗算老子——”

  “好的,乔大人。”天狗并没有危险意识,他只知道听主人的命令行事。

  从公路驶到沙坡,道路崎岖不平,十分颠簸,池月整个人都从座椅上弹了起来,高高抛起,又重重落下,乔东阳用胳膊护住她,目光一眨不眨盯住暗夜下的沙坡。

  汽车如离弦之箭,飞快地冲了过去。

  可是,权少腾却突然停下了。

  他们发现——巨石后空无一人。

  “妈的,人呢?”乔东阳气恨不已。

  池月皱了皱眉,“可能跑了。快看,那边儿——是不是?”

  她手指的方向,有一个人影在飞快的奔跑,速度很快。

  “视力真好!”权少腾羡慕地扫她一眼,对准天空开了一枪,“追!”

  他带了三个人过来,在他的指挥下,一起朝着那人逃跑的方向包抄过去。速度很快,人影转瞬不见,几道枪声传入耳朵,听距离,已经到了沙坡的那一边。

  池月靠着乔东阳的身体,有点担心,“权队不会有事吧?”

  乔东阳声音有些沉:“不会。”

  “万一……”

  “没有万一。他要有事,别人也活不了。”

  “……这么厉害?”

  “血狼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

  “嗯。”池月不再说什么,抿了抿嘴巴,目光的焦点一直关注着旷野里那几个人消失的方向,并没有发现乔东阳额头上湿漉漉的,身体绷得紧紧,后背贴在汽车坐椅上,许久都没有动弹。

  “这人会是谁呢?”

  “有枪的人?有深仇大恨的人?会半路伏击的人……”

  “乔东阳,我想不出来是谁要这么对付我们。月亮坞的那群偷树贼?好像不至于吧……范维又已经被抓了。还有谁?这么恨咱们?”

  池月一个人自言自语,抓破头也想不出。

  乔东阳一直没有回答。

  直到权少腾二十分钟后返回原地。

  气氛再次变得凝固——

  他们不是空手而归的,还抬回一具尸体——

  “自杀了!”面对乔东阳和池月疑惑的目光,权少腾有点生气,啐骂一声,“这家伙眼看跑不掉,居然饮弹自尽了。是个狠人。”

  权少腾让人把尸体平放在地上,朝乔东阳招手,“来看看,认识吗?”

  乔东阳推开车门,慢慢走过去,看见一张陌生的脸,摇头,“从来没有见过。”

  权少腾沉吟,突然抬了抬眼皮,又扫了池月一眼,拍拍乔东阳的肩膀把他叫到边上,然后将一个证物袋递到他的面前,“那人身上搜出来的。”

  那是一部手机。

  处于关机状态,但是机身的保护壳上贴着一个女孩儿的头像。

  乔东阳沉默了一会儿。

  “是王雪芽的手机。”

  那天晚上唱歌,她就用的这部手机,倒扣放在桌上的时候,乔东阳曾经见过。

  权少腾点头,“你先去航天城,这条线,我会继续追查。”

  婚礼在即,他背着池月告诉乔东阳这事的意思,就是不想池月受到影响。乔东阳明白他,这家伙看上去常常没个正形,其实心很软。

  他朝权少腾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默了默,又问:“你自己去办,行吗?”

  权少腾当即黑了脸,“我不行,你行?”

  乔东阳:“……”

  权少腾哼声,睨他一眼,“我尽量赶过来喝喜酒!你们赶紧去吧,路上再别停留。对方这么干,显然是要弄死你,别再给人机会——”

  乔东阳点头,没有吭声。

  权少腾突然往他背后看了一眼,“我记得你有两个挺厉害的保镖啊,养兵千日,用兵一日,正是用人的时候,怎么不带在身边啊伙计!”

  乔东阳抬抬眉,“一言难尽。”

  当初东阳穷得卖车卖房子,哪里养得起保镖?就算人家愿意跟着他,他也不能耽误别人的前程不是?

  后来他拿回主动权,经济状况好转,却已经没了那种心情。最开始请保镖,一是为了安全,二是为了耍酷,现在成熟了,反而喜欢低调喜欢独来独往,并不愿意有人跟在身边……

  哪会想到,遇上这么刺激的事?

  权少腾扫他一眼,大概明白了他的“一言难尽”,似笑非笑的奚落,“兄弟,你得有自知之明啊,你这人吧就相当于一个移动银行,没有十个八个保镖,怎么敢出门去结婚……得了,我让人送你!魏兵……”

  权少腾说着就叫同事。

  乔东阳连忙摆手,“不用。人家诚心要杀我,你派一个人跟着也没用,不如多留些人手,把人给我揪出来……”

  权少腾哼笑一下,觉得他说得也在理,“行吧,保持联系。我走了。”

  “等一下!”

  乔东阳见他回头,淡淡一笑,说:“我好像中枪了,你能不能帮我处理一下?”

  权少腾:“……”

  默了几秒,他突然就炸了,“你他妈是不是傻?现在才说?”

  乔东阳穿了一件黑衣的风衣,又滚了一身脏兮兮的沙尘,即使鲜血已经渗出来湿透了外衣,在这样的光线下也完全看不到。

  他不想让池月担心,可权少腾看了他的伤势,骂咧着,第一时间就叫了池月。

  “小月月,你赶紧来看看你家的神经病!”

  子弹打中了乔东阳的胳膊,在权少腾的大力拉拽下,痛得他身子一颤,咬牙了牙齿,“你他妈轻点,吼什么吼?”

  权少腾呵呵一声,“不吼,你都不知道你是个傻叉!”

  池月走上前,被凝固的鲜血刺得睁不开眼。

  但是,她看了一下乔东阳的伤口,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紧紧抱住他的腰,缓了两秒,转头看权少腾,“权队,你快帮帮他。”

  “死不了。急什么?”权少腾把乔东阳带到车边,往里一塞,“魏兵,医药箱。”

  他们出任务的时候常常会有意外发生,所以,医疗箱里的药品和止血绷带等都十分齐全,而出身红刺特战队的权少腾,对于这种急救疗伤更是轻车熟路,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就帮乔东阳把伤口处理好了。

  “回去好好感谢一下你的机器人!”权少腾说。

  乔东阳说到天狗就来气,“这傻狗,关键时候脑子就不好使,我废了它的心都有。”

  权少腾深深看他一眼,“要不是天狗开车帮你挡这一下,你丫说不定小命儿都没了!”

  他说着,走近乔东阳的汽车,拿手电照亮着,果然在车身找到了那一处对应的弹痕,“看到没有,子弹在这里擦碰一下,偏离了路径,不然射中的可就不是你的胳膊了……”

  “你怎么知道?”乔东阳似信非信,冷冷剜他一眼,“凶手告诉你的?”

  权少腾给他个冷眼,“这叫——专业!”

  “……说来听听?”

  “呵!等我说完,你这新郎倌都做不成了。赶紧走吧!也不看看几点,磨叽什么磨叽?”

  无尽的沙丘,沉寂在黑暗里,淹没了罪恶,有风,徐徐而来,

  汽车载着乔东阳和池月,重新上路——

  ------题外话------

  小仙女们,《乔先生的黑月光》连载到这里,正式进入大结局阶段啦。

  这本书原本的预计字数是一百万字出头,写到现在剧情已到终点,我原想一直更新到大结局那一天,不停更,但结局阶段,情节还是要深思熟虑再落笔,不想因为匆忙而导致烂尾,因此,姒锦还是要请几天假写大结局,8月10日上传全文。请小伙伴们,10号来读。

  这一路,感谢相伴。

  今年家里事情太多,件件都需要我处理,加上现在的网文生态和大环境不太好,本书更新始终不给力,是二锦对不住你们。未来可期,我会调整好的!

  话不多说,你们懂我。因为有你们在,我会一直在。

  8月10日再见~~(想要了解第一手更新资讯的,可以加Q群:36138976(潇湘和其他平台)、322108785(Q阅)

  进群后,也可以加管理群或者我的微信,加你们进微信群——详情群里了解!

  么么哒!